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参考消息 >

抗蛇毒血清多地频现短缺 湖南籍伤者被迫转诊广东- 新华网

2019-01-10 12:25字体:
分享到:
每年夏秋高温季节,全国各地频现毒蛇出没。今年由于降水较多,被蛇咬伤的患者大有增加。据报道在上月11日到20日短短的10天中,仅深圳就有至少8人被毒蛇咬伤。遭毒蛇咬伤的患者,最经济、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注射抗蛇毒血清。一直以来,广东是抗蛇毒血清的用药大省,供需稍算稳定。但在江苏、安徽、湖南等地的一些非省会城市,短时间内却很难找到抗蛇毒血清,有湖南籍伤者甚至被迫送往广东救治。记者获悉,目前全国仅有上海一家药企生产抗蛇毒血清,并向全国供货。药企称全国的供货不成问题,但关键时刻医院却找不到备存的血清,问题何在?今年入夏以来深圳天气酷热多雨,毒蛇出没频繁,频现毒蛇咬伤市民。据深圳市急救中心的数据显示,从7月11日至20日10天内,深圳120就接到毒蛇咬伤报警8宗。广东省毒蛇伤急救小组组长梁子敬告诉记者,除了深圳全省多个地市也发生毒蛇伤人事件。广州及周边地区5月份有50多例蛇伤急诊病人,6月份40多例,进入毒蛇的活动活跃期。8月8日中午12时,在江苏徐州市中医院门口,一位贾姓七旬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焦急地等候着,老人被蛇咬伤的右脚和右小腿已经肿胀,右脚脚背开始发青。据徐州贾汪区贾汪镇的贾先生称,伤者是他父亲,今年77岁。他家住大洞山脚下,父亲每天早晨有遛弯的习惯。结果当天早晨,父亲不慎被毒蛇咬伤。贾老先生的家人称,他们带着贾老先生先后到过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、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、第三人民医院及徐州市中医院就诊,但都没有接诊。原因只有一个,上述医院都没有抗蛇毒血清。无奈之下,徐家人不得不求助当地媒体。经救治后,老先生脱险。7月12日,安徽马鞍山的童女士在晚上8时许被钻进家里的蝮蛇咬伤。但童女士的女儿在当地医院辗转数小时,都没有找到救治蛇伤的抗蛇毒血清。家人经过多方打听,最终在安徽省中医院找到了蛇毒血清,捡回来一条命。为何全国只有赛伦一家抗蛇毒血清生产企业?赛伦公司产品经理黄越告诉记者,除了严格的批文规定之外,其他厂商可能“考虑了生产流程和成本原因”。他介绍,高昂的研发、生产、储存、运输成本,使得有能力生产抗蛇毒血清的企业非常少。“市场需求也不大,技术研发的成本又比较高,而国家疫苗检查又非常严,中途有瞬时超标都不行,冷链运输成本也非常高”。目前,赛伦公司血清的年生产量是10万支左右,基本能满足全国的需求量。但生产一支血清最快也要9个月左右的时间。近年,由于赛伦公司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眼镜蛇毒源,以致抗眼镜蛇血清现在连“厂家都已断档”。有业内人士分析,近年来抗蛇毒血清之所以在非省级中心城市短缺,或因医保中标价格偏低。2009年,抗蛇毒血清在江苏省统一中标价格是249.57元,此价格一直维持到2015年。据江苏省中医院药学部主任姚毅称,2015年5月药企要求涨到285元,而医保最高零售限价是287,所以在医改之前,医院一支只赚2元钱。而现在一支抗蛇毒血清的市场价格是387元。由于实际价格比医保限价高出了100多元,这意味着一旦按照医保限价,医院将面临100元一支的亏损。更何况又极有可能因为没有病源,而导致药品过期报废。于是,很多医院都不愿意常备蛇毒血清。而在黄越看来,作为国内唯一的生产企业,赛伦生物公司也只是微利经营,因为生产成本在增加。要想解决这一问题,除了当地的医院应当承担相应的社会责任,而作为卫生主管部门也应当均衡布点,在一些毒蛇咬伤多发的地区,至少应当在地市一级的医院中常备抗蛇毒血清。政府在一个区域备一定的货,这样就会提高效率。黄越称还有许多公立医院是非营利性的,可多承担些社会责任。针对广东备存有充足的五步蛇、银环蛇和蝮蛇三种抗蛇毒血清,较缺眼镜蛇血清的现状,记者从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获悉,作为应急药物的一种,广州主要通过政府储备、医药公司自行储备和紧急调剂三种方式保证供应。从2001年开始,广东省建立了专门的应急物资储备体系。随后,广州市也成立了相应的储备委员会,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、卫生局、经贸委都曾是委员会的成员单位。一旦储备药物因使用、过期等因素减少,储备单位需负责进行相应的补充。除政府储备以外,广州医药公司也会根据地区需要建立专门的企业储备制度。如果企业储备也不够用的时候,该公司也可紧急向周边省、市调配。“通过这三种机制,广州还是能保证抗蛇毒血清这种用量少、有效期短的非常规药品的应急供应。”广州食药监局一名工作人员称。羊城晚报-金羊网 作者:罗坪
TEL:
地 址:
电 话:
传 真:
邮 箱: